地母经《玉匣记》(六十年地母经占分野所属年岁丰歉歌) - 下载本文

桑叶初生贱,蚕娘未免忧。 牛羊逢瘴气,百物主漂游。 卜曰:戊戌忧灾咎,耕夫不足懽。 早禾虽即稔,晚稻不能全。

一晴兼一雨,三冬多雪寒。己亥年──诗曰:太岁己亥年,人民多横起。 卜曰:岁逢己亥初,贫富少粮储。 子年,人民多暴卒。 卜曰:鼠耗出头年,高低多偏颇。 丑年,疾病稍纷纷。 秋冬草木焦,春夏少秧莳。 豆麦熟燕吴,桑麻淮鲁死。 叶少天虫盛,蚕娘面无喜。 稼穑不值钱,仓囤缺粮米。 蚕娘相对泣,采叶扳空枝。

更看春秋里,蜂蝶满村飞。庚子年──诗曰:太岁庚 春夏水淹流,秋冬频饥渴。 高田犹及半,晚稻无可割。 秦淮足流荡,吴楚多劫夺。 桑叶须後贱,蚕娘情不悦。 见蚕不见丝,徒劳用心切。

更看三冬里,山头起墓田。辛丑年──诗曰:太岁辛

吴越桑麻好,荆楚米麦臻。 春夏均甘雨,秋冬得十分。 桑叶树头秀,蚕姑自欢欣。 人民渐苏息,六畜瘴逡巡。 卜曰:辛丑牛为首,高低甚可怜。

寅年,高低尽得丰。 卜曰:虎首值岁头,在处好田苗。 卯年,高低半忧喜。 人民留一半,快活好桑田。壬寅年──诗曰:太岁壬 春夏承甘润,秋冬处处通。 蚕桑熟吴地,谷麦益江东。 桑叶不堪贵,蚕丝却半丰。 更看三秋里,禾稻穗重重。 人民虽富乐,六畜尽遭凶。 桑柘叶下贵,蚕娘免忧愁。

禾稻多成实,耕夫不用忧。癸卯年──诗曰:太岁癸 春夏雨雹多,秋来缺雨水。 燕赵好桑麻,吴地禾稻美。 人民多疾病,六畜瘴烟起。 桑叶枝上空,天蚕无可食。 蚕妇走忙忙,提篮泣泪悲。 虽得多绵丝,尽费人心力。

卜曰:癸卯兔头丰,高低禾麦浓。 耕夫皆勤种,贮积在三冬。

桑叶虽然贵,丝绵更有工。甲辰年──诗曰:太岁甲辰年,稻麻一半空。 春夏遭淹没,秋冬流不通。 卜曰:龙头属甲辰,高低共五分。 巳年,高下禾苗翠。 卜曰:蛇头值岁初,谷食盈有余。 午年,春夏多洪水。 鲁地桑叶好,吴邦谷不丰。 桑弃末後贵,相贺好天虫。 估卖价例贵,雪冻在三冬。 豆麦无成实,六畜亦遭迍。

更看冬至後,霜雪落纷纷。乙巳年──诗曰:太岁乙 春夏多漂流,秋冬五谷丰。 豆麦美燕齐,桑柘益吴楚。 天虫筐内走,蚕娘哭叶空。 丝绵不上秤,疋帛价更高。 早禾莫令晚,蚕亦莫令迟。

夏季麦苗秀,三冬成实肥。丙午年──诗曰:太岁丙 鲁魏多疫灾,谷熟益江东。 种植宜高地,低源遭水冲。

天虫见少丝,桑柘贱成笼。 六畜多瘟疫,人民少卒终。 卜曰:马首值岁里,丰稔好田桑。 春夏须防备,种植怕流荡。

豆麦并麻粟,偏好宜高冈。丁未年──诗曰:太岁丁未年,枯焦在秋土。 卜曰:若遇逢羊岁,高低中半收。 申年,丰富人烟美。 卜曰:高下偏宜早,迟晚见流郎。 酉年,高低尽可怜。早禾稔会稽,晚禾丰吴越。宜下黄龙苗,不益空心草。桑叶前後贵,天虫少见露。春夏雨水足,秋来忧失福。百物价竞起,丝绵何处讨。瘴烟防六畜,庶民也须忧。戊申年──诗曰:太岁戊燕楚足田桑,齐吴熟谷子。黄龙土中藏,化成蝴蝶舞。种植莫低安,结实遭洪水。桑叶枝头荒,蚕娘空自喜。豆麦不成价,淹没尽遭伤。更看三冬里,蝴蝶得成餐。己酉年──诗曰:太岁己

鲁卫丰豆麦,淮吴好水田。 桑柘空留叶,天蚕足颇偏。 蚕娘相怨恼,得茧少丝绵。 六种植於早,收成得十全。 卜曰:酉岁宜桑麻,豆麦益家家。 戌年,瘴疫害黎民。 卜曰:岁逢庚戌首,四方民初收。 亥年,耕夫多快活。 卜曰:猪头出岁中,高下好施工。 百物长高价,民物有生涯。

春夏遭淹没,三冬雪结花。庚戌年──诗曰:太岁庚 禾麻吴地好,麦稔在荆秦。 春夏漂流没,秋冬早水浸。 桑柘叶虽贵,天蚕吃十分。 田夫与蚕妇,相看空欢欣。 高下田桑好,麻麦豆苗蔓。

严冬多雨雪,收成莫犯寒。辛亥年──诗曰:太岁辛 春夏雨调匀,秋冬好收割。 燕淮无瘴疾,鲁卫不饥渴。 桑叶前後贵,蚕娘多喜悦。 种植宜山坡,禾苗得盈结。 蚕妇与耕夫,争不荷天公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