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湘大地 品诗- 去三湘大地觅我千年诗魂,读瑶溪长诗《澧水沅江咏叹调》(城春草木) - 下载本文

描绘的一幅史诗般的历史长卷;与其说这是一首交织着历史与现实的铿锵长歌,不如说是诗人上下求索的激荡诗魂。 我坚信很早就在这里辛勤地劳作和写诗 和我同时写作和劳动的有千千万万 ……

我坚信自己也是一位王

澧水沅江的浪花时时为我编织着桂冠

这样的桂冠,是诗人对生命的充盈;对自己力量的自信;对命运发岀的强力挑战;也是涅槃后的浴火重生。因为他的血液里流淌的是高贵而不羁的血;他要表达的是灵魂释放后的情感快慰;他要祈祝的是天下苍生社稷“牛羊鸡鸭五谷杂粮”的香火延伸。 附作

《澧水沅江咏叹调》长诗﹀ ﹀ ﹀ 文\\瑶溪 1

澧水从湘西的地底平缓流出 水成靛澧色谓之澧

沅江从云贵的天上汹涌奔来 西与梵净山隔乌江相望为沅乎

6

三湘四水的两个姐妹 一为我的生母 一为我的养娘

我在她们婆娑的秀发间厮磨 在她们广阔的胸脯上嬉戏 我是一个永远长不大的孩子 我也迟迟不肯长大 怕一长大就要远离母亲

一次次无奈地出走又决绝地返回 这都是因为不世的诗歌吗 是的,如果再不写一首长诗 我就真的要老了

一次供给我血液又终身供我血液的母亲们啊 我将把仅存的血液注入脚下的土地 让两岸的草木和我一同呼唤恩娘 2

站在一节节流动的澧水边 我想把所有血液积攒成一朵浪花 你看,天空的眼睛在细细辩认

哪些是帝王将相的血哪些是贩夫走卒的血 澧水闲时平坦舒缓,忙时涨落迅速 适合放牧两岸八百万子民五千年历史

7

屈原确切地被放牧过 不然写不出沅有芷兮澧有兰 沅澧大地的芳草不会高洁于天下 范仲淹确切地被放牧过

我的血管里至今仍有朝晖夕阴虎啸猿啼 谁说先天下之忧而忧的绝唱神韵 没有被口口相传于我呢

尽管我是濮人巴人和楚人的后代

但文明的液体已荡涤过我的每一根毛细血管 使我不再是一块冥顽的石头 3

我是一个懒散的人

至今没有到过沅水的确切源头 我只到过有限的地方 在沅陵上游陡峭的悬崖上 一片先人的棺椁震憾了我 悬棺里的人有血海深仇 等待着后人为他们昭雪 或者他们是自己爬进去的 该到我们替换他们的时候了 沅江的悬棺与长江的有什么不同 历史中有那么多巧合与悬念吗

8

如果把这当成一种源头 湍急的沅水岂不血色依稀

啊,两岸的万物吸吮着先人的血汁壮大 这个命题把我带入悲怆的境地 4

在澧阳平原的九里山上

我坚信一座墓中睡着的就是宋玉 蓬松的松柏闲散的小花 我们的先人一定睡得十分安祥 该不该此刻喊醒他呢

这是一个纠结了后人两千年的命题 他曾用桔颂为老师壮色

一曲《招魂》让后人们扑朔迷离 宋玉东墙今何在

都为一代才俊的归属费尽思量 我的血管里为什么澎湃着九歌的声音 因为我是离骚和天问的儿子 沅水边上的春申阁 为今人所修我不屑一顾

只有李白的竹枝词如桃花般秀丽 几种不同的韵律勾兑出一种平朴 一如沅水一如我享用过的母乳

9

我的女儿正于万里之外的异域徘徊 父亲用汉朝编钟的声音呼唤她的乳名 5

一边是赶魂的队伍 让死的悲壮何其烈烈 一边是滩塗上演的傩戏 让生的青葱何其悠悠 沅江喜欢把生死混为一谈 是有意抹煞生死的界限吗

多么希望那个滑稽又快活的小丑就是我啊 澧水用卷舌声喊着它的梦生子 轮番上演着荆河戏的雄浑与苍凉 澧水有自己的见解 它把生看得比死更为重要 有人一个斤斗从秦朝翻来

澧水的三州驿与沅江的杨柳驿隔空相望 某为天子巡按 出潼关,入临洮 涉长江,逼洞庭 为察天灾人祸而来

备些许小菜薄酒待本官用也 6

10